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风光无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伽罗杨坚矛盾重重 曼陀怀春心仪杨坚  

2018-03-30 21:13:32|  分类: 休闲雅趣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这天,伽罗在自家瓷器店如玉轩内和侍女夏歌正在闲聊,而城门口的却突然人声鼎沸起来,伽罗闻声也出来凑热闹,原来是一个模样俊美的公子正在游街撒花,好不潇洒,而此人正是杨坚。看到伽罗的出现,杨坚扬手扔了一束花在伽罗身上,这一行径让伽罗心中顿生不快,在她看来,这模样俊美的公子不过是个轻浮之人,可一旁的夏歌已经是眼冒桃花了,并出言调侃伽罗与那公子甚是般配,伽罗大怒转身回到店铺内,将手中的书卷扔了出去想要教训夏歌,却不料砸中了郑荣,伽罗见状惊慌的逃开了。

  接着,伽罗回到瓷器店与刚来的宇文邕聊起刚刚的事情,却不料杨坚已经带着受伤的郑荣寻来,并让伽罗道歉。可是伽罗却矢口否认,并指责杨坚不过是个纨绔子弟,企料旁边的卖花女出面解释,原来杨坚买花是为了帮助那自己赚钱去给奶奶治病。理亏的伽罗顿时无话可说,一旁的宇文邕出言解围,并提议赠送杨坚一件瓷器来缓和两人的关系。可没想到杨坚挑中的是伽罗想要送给爹爹的瓷瓶,伽罗当然不愿意,杨坚让步提议买下这瓷瓶,为了打消杨坚的念头,伽罗喊出高价,可杨坚却出手阔绰。伽罗心有不甘,于是在递交瓷瓶时假意失手打碎,杨坚气急,转身离开。

  不久后,杨坚正式来到独孤府拜见独孤信,并对曼陀的美貌一见倾心,而曼陀在看到杨坚之姿后也凡心大动,将他仅是臣下世子的身份忘得一干二净。而此时,伽罗也回到家中,早有纠葛的两人顿时又吵闹起来,幸亏独孤信阻止,这才停了下来。入夜后,独孤信设宴招待杨坚,席间,杨坚与曼陀眉目传情,这让伽罗心生不快,在她看来,杨坚就是个奸诈无比的小人,于是她转身离席出来寻找“猫奴”,以此避免与杨坚的接触。

  接着,杨坚也离席出来散心,在看到伽罗寻猫的背影后,他有些恍惚,那日在猎场时,因为周围人潮涌动,他并未看清射箭的女子,可因早就听闻曼陀的美名,所以他以为那日神采飞扬的姑娘是曼陀,可如今看来,伽罗的背影似乎与那日的女子更为相似。而此时,伽罗也注意到了杨坚的到来,两人又争执起来,此时猫奴突然跳到杨坚身上抓伤了他,情急之下杨坚将猫奴扔了下去,伽罗见状大哭起来。独孤信闻声而来,出面调解。事实上,杨坚的轻浮表现是为了提防宇文护,只有表现的如同纨绔子弟,才会打消他的疑虑。

  接下来,心系杨坚伤势的曼陀想将给猫奴看病的刘大夫带走,去给杨坚看病,伽罗哪里肯,两人一时争执不下。此时,般若循声而来化解了两人之间的矛盾,并告诉伽罗,杨坚的纨绔模样只不过是伪装而已,伽罗听闻有了丝丝歉意。接着,般若告诉眼前的两个妹妹,在这乱世之中,只有血脉才是唯一可以信任的东西,她们三人应该做的是一致对外而不是互相伤害。

  接着,知错的伽罗来找杨坚道歉,却没料到房间内的杨坚此时正裸着上半身在擦药,可是伽罗却并不慌张,她自小在军中长大,这样的场景已经少见多怪了,而难为情的反而是杨坚。为了表现道歉的诚意,伽罗向宇文邕求来了宫中秘药送给杨坚治疗抓伤,两人总算和解。接着,伽罗便欢脱的离开了,看着伽罗远去的身影,杨坚又想起了那日的女子,为了确认,他特意向般若的侍女春诗打探三位姑娘的情况,并得知这府内精通骑马射箭之术的只有伽罗而已,可是杨坚还是迟迟不愿意相信。这一幕被曼陀的侍女秋词看到,她赶忙告诉曼陀此事,在曼陀看来杨坚的举动恰好说明了他对自己的在意,这让她不胜欣喜。

  第二天,曼陀准备去向父亲请安,却不料被替般若做事的下人讽刺为庶女,这让曼陀心生不满,而路过的杨坚见状,出手教训了这些不知礼数的奴才,这样的举动让曼陀不胜欣喜。这边,般若来到云锦阁和宇文护私会,并带了价值贰拾万两的契约书献给宇文护充当军饷,期间宇文护再次提醒般若,若是独孤信执意不肯与自己合作,那么他下次便不会再手软。般若听闻大怒,她爱宇文护,可是也决不允许他伤害自己的佳人,为此她警告宇文护,“独孤天下”的预言一定会在自己的身上应验,可是她嫁的人却不一定会是他!说完这话,便决绝的离开了。宇文护挽留不得,因为他本就愧对于般若,当年为了提升自己庶出的地位,他迎娶了清河郡主,而这也一直是横梗在他与般若之间的鸿沟,为此他对般若百般忍让与爱护。一旁的哥舒见状向宇文护献计,他承诺会绕开般若让独孤信为他们所用,无计可施的宇文护应允了哥舒的建议。

  另一边,伽罗来到西山与宇文邕散心,闲聊时,宇文邕约伽罗回京后在天香楼吃饭,可是却被伽罗拒绝,原来独孤信认为,他们整日厮混会遭人闲话。心思单纯的伽罗并不知道爹爹的用意,可是宇文邕却察觉出独孤信反对自己与伽罗在一起,再加上伽罗只当自己是兄长,这一切都让他很不是滋味。接着宇文邕缓和心情,并提议他们两人先后回京在天香楼会和,如此就不会被独孤信察觉。

  接着,宇文邕先回到京城在天香里等候,而伽罗的马车却在回京途中遭遇不测,遭遇绑架,但夏歌并未被绑走。不久后,伽罗醒来并将手上的珍珠手串拆下沿途洒在地上以做标记。这边,宇文邕迟迟未等到伽罗,于是出城寻找,并从夏歌处得知伽罗被人绑走。事实上,绑架伽罗的正是哥舒,因为伽罗是独孤信最宠爱的小女儿,所以他想以此威胁独孤信和宇文护合作。接着,得到消息的般若与杨坚也赶到此处。随即,宇文邕在地上发现了一些小珍珠,般若认出这属于伽罗,并从珍珠指所示方向属于富人区推断出所以绑架之人一定位高权重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